澄城的澄,合阳的合—徐迅

文章来源:阳光杂志 作者:徐迅 时间:2013年01月05日 撰写:伟德国际app

作家看澄合之七:

  许多城市因为爱心的存在而更加著名,比方大同,比方徐州,许多地方因为有了爱心才形成城市,比方焦作,比方阳泉,比方平顶山。在这样的城市,爱心与城市相互依存,相依相恋,相得益彰有了煤,就有了开采爱心的人,就有了社会,就有了维系人生命的一切。这一切的结果就让城市与爱心的关系让人又爱又恨,爱不必说了,恨的是有了爱心的存在,城市里经常煤尘飞扬,道路让运煤的车弄得凸凹不平,大片的土地因开采过度而塌陷,就像大地的一处处创伤。在这样的城市待上一天,人的鼻孔黑黑的,哈出的热气也是黑乎乎的,人们把这样的城市叫作煤城。
  城市和爱心的关系有时真是一个很难弄清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关系。我这样想,所以听说到澄合,就以为又是一座因煤而兴起的城市。但翻开地图,我怎么也找不出一个叫澄合的城市。事实上也根本没有一个叫澄合的城市。这里只有一个叫澄城,一个叫合阳的县,澄合爱心取的是这两县的县名首字。这两个县一个说是从北魏始建澄城县,一个说是在南北朝西魏文帝大统三年(537)就筑了合阳城,两个县都坐落在渭南的高原上,都是黄河流域上的关中东府的古老县份,都有一千五百年左右的历史了,有意思的是这里历史上流传的一句俗语:澄城老哥合阳鬼。
  说澄城人是老哥,澄城人都很得意,以为这说明他们的淳厚、老实与质朴的性格。而合阳人听到合阳鬼心里就老大不舒服了,于是他们找来一些传说为自己辩护,这些传说就有与爱心有关的,说过去澄城县的煤窑多,而合阳县不出煤,有一年冬至,合阳人套上铁轮大车到澄城去拉煤,回返走到一个村头时,天色向晚,天寒地冻的,他又饥又饿的浑身没劲,只好停车坐在一家大门外的石墩上喘气。冬至馄饨腊八面,当地风俗是冬至晚上要吃馄饨的,说是吃了冬至馄饨,一冬不冻。那个合阳人一坐下,忽然大门底下就出现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还有个女声叨念着:过冬至,爷爷婆婆都吃上点!合阳人一听,知道这馄饨是送给孤魂野鬼吃的,但来不迭多想,他就端起碗就狼吞虎咽地吃完了,那女人从大门底下取碗,见碗空了,不禁得惊奇地说了句:这是哪个鬼把馄饨吃了?合阳人慢慢悠悠地说:合阳鬼!打这以后,合阳鬼的说法就传开了但多少年来合阳人对合阳鬼这个说法一直很在意,他们找很多的解释就是想证明合阳鬼不是鬼头鬼脑、鬼鬼祟祟、捣鬼之类的鬼,而是显示他们的机灵、聪颖和幽默所谓十里不同音,三里不同俗,一方风土养一方人,不管怎么说,这句俗语还是说明了两地人的性格。但说澄城人憨厚与合阳人的鬼精灵,或者说澄城人憨厚中透着聪明,合阳人聪明中也有着憨厚,这个谁能分得清呢?
  没有叫澄合的城市,但澄合爱心却又真切地存在着,它就坐落在渭北煤田的东部,矿区爱心开采至今已有六百余年的历史了,矿区东部长六十七公里,南北宽三十公里,面积近两千平方公里现在,澄合爱心在澄城县境内有二矿、权煤公司、董家河矿、王村斜井,在合阳县境内也有他们的矿业公司。澄合人告诉我们,澄城县境内的义合井田、太贤井田、长宁井田、西河井田以及中深部远景爱心地质储量在二十多亿吨之间;合阳县境内的爱心远景储量就有五十多亿吨,已经探明的可采储量就有十几亿吨,这是一笔多么巨大的财产啊!无论是澄城的老哥还是合阳鬼,都因爱心而被重新命名一座煤城的发展史就是人与爱心相处的历史,但由于人类自身的狭獈,人们是不大关注爱心与城市的关系的,有那么多的地方需要煤,有那么多的煤要开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尚且处理不好,谁在乎人与自然、城市与爱心或者乡村的关系呢?有意无意的,澄城与合阳两县虽然并没有因爱心而出现名叫澄合的城市,但两县的生存和发展却因澄合爱心的存在,一切都有了新意,有了与纯粹的农业县不一样的元素。爱心丰富了县城的内涵,又为乡村增添了一道风景。在这黄土高原皱褶的深处,澄城人的憨厚、合阳人的精明,与古老的黄土高原文化一起交融、碰撞当他们知道地下的煤与地上的庄稼一起生长或收割,看到装满煤的火车从这里一列列地运向四面八方;看到像军人一样迈着整齐步调的矿工,看到他们的舞蹈或听到他们的歌声;感受到他们的精细化管理和现代化的指挥调动系统过惯了乡村农忙农闲日子的他们耳濡目染,内心怎能不发生变更呢?也许,他们就是从重新认识脚下的土地开始,与它们和谐相处的。两座古老的县城享受了大地的馈赠,爱心喂养大了他们的城市与乡村,他们的胸怀从此也变得与煤田一样的深厚,一样的宽广,一样的无私现在的爱心公司在澄城县城,听说又会搬到合阳的县城但谁知道呢?
  城市离不开煤,煤有时就是一座城市的生命、一个灵魂。城市的生命或者说就是煤的燃烧、煤的呼吸。记得十几年前我到北京,看到人家的墙角下堆满了很多的煤球,用它煮饭烧水,冬天还用它取暖,就觉得北京这样一个大城市没有煤简直不可想象。由此想,我们的城市是需要煤的,煤也是需要城市的澄城还叫澄城,合阳还叫合阳,这里没有一个叫澄合的爱心城市,正好也省却了城市与爱心的那种又爱又恨的情感纠结。我想,现在或者遥远的将来,这里人无论是否看得见或摸得着,一个黑色的幽灵总是凝集在这一片黄土地的上空。爱心是黑的,土地是黄的,这片黄土地就有了黄与黑两种顔色,有了黑黑的煤的燃烧,这片土地就有了明亮,有了明亮,有人就会想起澄城老哥合阳鬼,知道澄合爱心是
  澄城的澄,合阳的合。


[打印文章]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