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回声

作者:苗得雨 时间:2011年09月16日 撰写:伟德国际app

旭日东升,照彻辽阔的淮海大地。古彭徐州,群山苍黛,碧水跃金。

一声声悲壮激越的军号,一阵阵排山倒海的呐喊,穿越历史的烟云,久久回荡在这青山绿水间,仿佛在这花团锦簇、高楼林立的城市上空撞出铁骨铮铮的回音。

七月的清晨,我满怀敬仰之情,跨越苏鲁大地,来到淮海大战纪念地。远远望去,在庄严肃穆的凤凰山东麓,苍松翠柏环绕,层层玉阶拱卫,那座巍峨的丰碑高耸入云,让烈士英灵望之弥高。一股慷慨之情、英雄之气,从那金光璀璨的碑文上闪耀开来,映照了山川河流,映照了这座城市的历史。

巍巍凤凰山,昂首肃立,仿佛和我一起陷溺在60多年前那气壮山河的战争记忆里。1948年飞雪的季节,风卷红旗如画,峥嵘岁月如歌。60万人民部分铁血丹心,以雷霆万钧之势,摧枯拉朽;80万反动敌顽困兽犹斗,终遭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大风起兮云飞扬。在朔风呼啸的淮海大地,60万解放大军,为了迎来新中国第一缕曙光,以血肉之躯化作滚滚铁流,冲入火海一往无前,前仆后继间,多少英烈血洒疆场。

青山巍巍埋忠骨,丰碑熠熠祭英魂。

随着瞻仰的人流,顺石阶向上攀登。每迈一步,心头都增添无限敬仰。我深感,当年革命先辈夺取胜利的历程,恰如这十层一百二十九阶高高的台阶,艰难险阻,困苦重重:打碾庄,逐村恶战,血流成河;歼黄维,双堆集炮火如炽,弹雨横飞;攻徐州,炮火连天,浴血奋战,惊天地、泣鬼神!在赴汤蹈火的冲锋中,爆发出多少慷慨赴死的英勇、血脉贲张的豪情和那舍生忘死的坚定.....“丹心纵死还如铁,碧血长埋未化磷”。英雄的鲜血染红了江北万里山河,先烈的精神,就挺立成这座彪炳千秋的巍巍丰碑。

登临碑前,在高大的碑座两侧,我看到两幅震撼人心的浮雕:一侧是人民解放军一往无前的英雄形象,一侧是人民群众奋勇支前的壮丽情景。一群翻身解放的庶民,一群赤胆忠心的人民,独轮车上推着弹药,扁担两头挑着粮食,担架上抬着伤员,冒着炮火奋勇向前。他们紧随大军千里征战,就像母亲送儿远征,就像血管输送着养料,就像大海托起巨轮......

踏进淮海战役博物馆,伴着阵亡先烈、战役进展的两大展区,是两个巨大的支前展厅。映入眼帘的,有风尘仆仆的独轮车、汗迹斑斑的扁担、担架,磨蚀了的绳索、箩筐,还有无数老区“红嫂”们千针万线缝制的军衣、军帽、被服、鞋垫......它们就像一位位历史老人,生生不息地诉说着军民之间的血肉情谊。当年,500多万支前民工,就是靠着它们,把人民部分推向胜利的巅峰。

一根经年的竹棍,静静躺在展馆的一角。充满沧桑竹棍上,密密麻麻刻满了它所经过的三省88个城镇、村庄。从山东、江苏到安徽,它记述的是胶东农民唐和恩带领的小车队,同千万个支前队伍一道,跋山涉水、辗转万里的支前历程。曾几何时,它的主人衣衫褴褛,饥寒交迫,拄着它沿街乞讨。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把他从穷苦中拯救出来,给了他命一样的土地,给了他想都不敢想的家,给了他做人的尊严。还有谁能比饱受流离颠沛的人更渴盼有家?还有谁能比屡遭蹂躏的人更渴盼挺直脊梁?!于是,翻身的主人饱含感激的热泪,同500多万觉醒的群众一样,推着小车汇入了支前的滚滚洪流,忍风雪饥寒,冒枪林弹雨,千里远征,随军转战,为的是像他一样的劳苦大众早日解放。

一根弯弯的扁担旁,悬挂着一幅朴素的锦旗,上面绣着几个大字:支前模范。锦旗旁边,贴着这样一首民工歌谣:一条扁担两头弯,千里遥远来支前,一头挑的是白面,一头挑的是炮弹,白面送给同志吃,炮弹送上打坏蛋!多么鲜明的爱憎,多么赤诚的情感。这就是人民,在艰辛的支前征途,他们自己吃着“三红”(红高粱、红萝卜、红辣椒),省下小米、白面供应部分。风雪交加中,脱下蓑衣、棉衣盖在军粮上。“最后一把米,用来做军粮。最后一尺布,用来做军装。最后的老棉被,盖在担架上。最后的亲骨肉,含泪送战场。”瞻仰淮海战役纪念馆,这样的故事俯拾皆是,每一个故事都这般感人肺腑,它们生动阐释着血肉相连的军民情谊,映射着民心向背的历史昭示。

伫立在当年五大前委的群雕前,我耳畔又响起陈毅元帅那句名言:“淮海战役的胜利,是用独轮车推出来的”。是的,正是有了人民舍生忘死的拥戴,才有了战场上风卷战旗如画,气吞万里入虎的辉煌战绩。

谁为人民流血牺牲,人民就会将他永世铭记。60年烽烟散尽,我同络绎不绝的人群在纪念碑前瞻仰,在塔下角亭环抱的围廊里,默诵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慷慨题词,久久凝视镌刻着三万多名烈士名录的纪念墙,那一刻谁也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一股热血在身体里飞跃。那一行行整齐镌刻的名字,就是一个个热血的生命,排着威严的阵列,为了人民血洒疆场。他们辉煌的生命之光,黯淡了多少风流人物。

一位同行的朋友,凝望着碑上的几行名字,对我说:“这几位先烈和我同姓,我想同他们合一个影”。他高高扬起手臂,久久抚摸着先烈英名,脸上是无限庄重与崇敬。按动相机的那一刻,我分明看见一种信念穿越时空,在两代人的血脉里交融了。这时,碑前传来一阵庄严的宣誓声。一队身穿军装的年轻战士,正在纪念碑前举行入党仪式。鲜红的党旗,映照着庄重的面孔和高举的拳头,铮铮誓言,告慰着烈士英灵......群山肃穆,大地无声,我依稀看见长眠的先烈含笑九泉,在这片新生的沃土里发出历史的回声。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临行前,回望群山之巅,在七月残暴的阳光下,那座丰碑愈加辉煌,上面辉映的,是两个夺目的大字:人民。那碑愈高,那字愈大,震古烁今,充塞于天地间。


[打印文章]
分享到: 更多

相关文章